<i id="1zh99"><progress id="1zh99"><ruby id="1zh99"></ruby></progress></i>

    <mark id="1zh99"></mark>
<form id="1zh99"><nobr id="1zh99"><meter id="1zh99"></meter></nobr></form>

<address id="1zh99"></address>

<form id="1zh99"></form>
<address id="1zh99"></address>
<noframes id="1zh99"><listing id="1zh99"><listing id="1zh99"></listing></listing><address id="1zh99"><listing id="1zh99"></listing></address>

    <span id="1zh99"></span>
<noframes id="1zh99">

    <noframes id="1zh99">
    <address id="1zh99"><listing id="1zh99"></listing></address>

      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 中國的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必須是、只能是“普惠型”

      2022-08-29 09:33:28 21世紀經濟報道 

        21世紀經濟報道 記者孫煜、實習生霍亦寧 北京報道 8月26日上午,由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指導、21世紀經濟報道和21財經APP主辦的“養老中國·責任金融”中國養老金融責任發展線上研討會順利召開。

        在研討會上,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發表了題為“第三支柱養老金:精英型還是普惠型制度”的演講。

        第三支柱:國際組織的理論爭議與現實發展不均衡

        鄭秉文首先回顧了第三支柱養老金的國際發展歷程。

        世界銀行在1994年首度提出著名的“三支柱”養老金分類模式,按照資金來源、設立目的等維度,世界銀行將養老金體系分為三類,分別為“公共養老金計劃”“企業養老保險計劃”和“個人儲蓄養老金計劃”。

        鄭秉文認為,當時的第三支柱對大部分國家而言是新興事物,不同國際組織對此產生了激烈爭論。

        世界銀行1994年、2005年和2008年的態度均是語焉不詳,但更傾向于認為第三支柱是少數人的制度。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態度與世界銀行相似,認為它是為少數有能力的人建立的制度,是第二支柱參保人的補充性制度。國際勞工組織更為保守,認為第三支柱是少數人的制度,屬于國家把風險轉嫁給工人,不該建立這種不利于工人的制度。歐盟則認為可以努力把它建成多數人制度,建成一個普惠型的養老金制度。

        歐盟之所以提出第三支柱成為多數人制度的理論,主要有五個理論支撐:第一,第一支柱養老金的理論替代率將呈下降趨勢,應當由第三支柱替補;第二,相比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國家,歐盟成員國第二、三支柱替代率較低,應提高這兩層支柱;第三,發展第三支柱是多層次的重要體現;第四,由于第一支柱是現出現付的“負債型”制度,所以應減少第一支柱壓力,發展多支柱;第五,歐洲儲蓄率逐漸降低,而第三支柱的本質是儲蓄,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彌補歐洲發達國家居民儲蓄率的下降。

        雖然引起了多方爭議,但上世紀90年代,“第三支柱”這一新鮮事物還是在世界許多國家中逐步建立。

        鄭秉文分析加拿大、瑞士和美國等先行國家發展史后指出,第三支柱雖然在不少發達國家中建立,但縱覽全球,國與國之間的發展狀況比較不均衡。

        “凡是第一支柱是賬戶制養老金的國家,第三支柱都沒發展起來。例如‘智利模式’的DC型完全積累制的拉丁美洲和‘新加坡模式’的CPF中央公積金模式的國家,第三支柱都發展得不好。此外,部分非洲國家和亞洲發展中國家的第三支柱發展也嚴重失衡!编嵄谋硎。

        “在有些國家,‘第三支柱’成為大眾普惠行養老金,但在絕大部分國家,其還是一個精英型制度!编嵄目偨Y到。

        中國的“第三支柱”養老金必須是、只能是“普惠型”

        在回顧完國際發展歷史后,鄭秉文轉而聚焦中國的“第三支柱”養老金發展。

        鄭秉文強調,中國“第三支柱”養老金的選擇必須是、只能是“普惠型”,即“多數人的制度”。

        “為推動共同富裕,第三支柱應當促進而非阻礙社會分配公平。十八屆四中全會中央提出推進普惠性、基礎性和兜底性的民生建設。因此,多層次多支柱養老金制度的初心是普惠,少數人的制度必將退出歷史舞臺!编嵄姆Q。

        鄭秉文表示,第三支柱的本質屬性決定了其可以成為“多數人的制度”。從理論出發,“第三支柱”可以成為“大眾養老金”。

        “與第二、第一支柱相比,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的制度屬性存在三個主要特征:一是去中心化,二是獨立性,三是精算中性。因此,第三支柱的本質是儲蓄。而與銀行儲蓄相比,第三支柱的區別也在于三個主要特性:一是鎖定退休日,二是稅前繳款,三是可進行投資,存在風險和浮動收益。因此,我認為第三支柱是一個經濟體的‘特許儲蓄’,儲蓄的本質特征決定了其應該成為‘多數人制度’!编嵄姆Q。

        緊接著,鄭秉文強調了中國構建“普惠型”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的必要性。

        鄭秉文給出了四點主要理由。一是中國人口老齡化邁上一個新臺階;二是中國基本養老保險制度贍養率提高速度幾乎快于所有發達國家;三是中國基本養老保險制度遵繳率逐年下降;四是中國基本養老保險制度收入下降是長期趨勢和長期制度安排。

        談完必要性,鄭秉文繼續討論了構建“普惠型”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的急迫性。

        其指出,第三支柱能夠下沉、觸達并覆蓋到非正規就業。除正規就業人員和靈活就業人員以外,獨立于勞動關系和就業狀態的制度屬性允許任何領取居民身份證的居民(包括少年)在銀行辦理銀行卡時可申請建立第三支柱養老金賬戶。

        “國際最佳實踐證明,第三支柱如同居民個人儲蓄,可覆蓋所有人:無論是否實現就業或是否有固定收入來源,無論是否達到進入勞動力市場的年齡,無論是否達到法定退休年齡,在自愿條件下均可持續繳費,如果市場回報率很好,對退休人員也具有較大吸引力!苯Y合上述分析,鄭秉文表示,第三支柱的覆蓋范圍應是“正規就業+靈活就業+退休人員+非就業等特殊群體”。

        鄭秉文認為,兩個潛在需求支撐了構建“普惠型”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的可行性:一是中國的儲蓄率很高,需要將一部分居民儲蓄轉換為個人養老金;二是包括“新的社會階層”在內的中等收入群體逐漸成長,這一群體日益需要個人養老金改善他們的家庭財富構成。鄭秉文預測,未來“第三支柱”養老金的覆蓋率可以超越企業年金。

        在演講最后,鄭秉文就“第三支柱”養老金提出了個人建議。從參保條件來看,現在個人參加個人養老金制度需要同時滿足兩個條件:一是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或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二是參保個人需要處于勞動年齡范圍內。

        對此鄭秉文建議,參照國際先進經驗,個人養老金可以做出制度調整,改為一個“全面參加”的特殊儲蓄。

      (責任編輯:吳靜草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閱讀

        和訊特稿

          推薦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双飞一边深喉一边口爆
            <i id="1zh99"><progress id="1zh99"><ruby id="1zh99"></ruby></progress></i>

              <mark id="1zh99"></mark>
            <form id="1zh99"><nobr id="1zh99"><meter id="1zh99"></meter></nobr></form>

            <address id="1zh99"></address>

            <form id="1zh99"></form>
            <address id="1zh99"></address>
            <noframes id="1zh99"><listing id="1zh99"><listing id="1zh99"></listing></listing><address id="1zh99"><listing id="1zh99"></listing></address>

              <span id="1zh99"></span>
            <noframes id="1zh99">

              <noframes id="1zh99">
              <address id="1zh99"><listing id="1zh99"></listing></address>